<del id="lx5xz"><progress id="lx5xz"><dl id="lx5xz"></dl></progress></del>
<strike id="lx5xz"></strike><span id="lx5xz"><dl id="lx5xz"><ruby id="lx5xz"></ruby></dl></span>
<strike id="lx5xz"><video id="lx5xz"></video></strike>
<span id="lx5xz"><dl id="lx5xz"></dl></span> <span id="lx5xz"><noframes id="lx5xz"><span id="lx5xz"></span>
<strike id="lx5xz"></strike>
<span id="lx5xz"></span>
<span id="lx5xz"><dl id="lx5xz"><ruby id="lx5xz"></ruby></dl></span> <strike id="lx5xz"></strike><span id="lx5xz"><video id="lx5xz"></video></span>
999文学 > 凌霄之上信息页 > 凌霄之上章节目录
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
选择背景颜色:   选择字体大小: font1 font2 font3

正文 第七章 临淄城中见故人

    齐国,临淄!

    临淄城外,一辆停着的马车旁,一身白衣的公子扶苏,看向远处巨大的城池。品书手机端 m..

    “数十年前,稷下学宫的淳于髡,祸乱齐国,把持朝纲,当时齐威王也算一世人杰,却只能沉迷酒色之,是庄子前来,召诸子百?#20063;?#21152;诛魔会盟,当时,我大秦的武安君也来参与过,一举将淳于髡诛杀!”一个侍从恭敬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少爷,当年诛魔会盟,也发生了很多小趣事,传为天?#24405;?#35805;呢!”另一个侍从讲解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大秦四方馆有记载,田忌赛马,?#24187;?#21017;已,?#24187;?#24778;人!”公子扶苏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少爷记得,属下不多解释了!”那侍从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今的齐王是谁?”公子扶苏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当年齐威王的孙子!”那侍从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我若记得不错,孟尝君,也是齐威王的孙子吧?”公子扶苏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!孟尝君,若不是有当今的齐王,这孟尝君可谓是齐威王最厉害的一个孙子,?#19978;В?#27809;有?#32972;?#40784;王,孟尝君继承了无数财富,?#19978;?#20182;终究于齐王之位无缘,负气之下,才去了我秦国为相,叛出我秦国后,怨念滔天,合纵各国,攻入大秦函谷关,可是一个厉害的角色,如今在齐国为相!”那侍从说道。

    “孟尝君?”扶苏眯眼道。

    “少爷,孟尝君此刻,在临淄城!”那侍从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今日,庄子先生前来稷下学宫讲道,齐国,多少贵族、学者前去听道呢!属下打探到,孟尝君也前往听道了,所以,一定在城!我们入城吧?”那侍从解释道。

    扶苏却是摇了摇头:“临淄城,和书记载的不一样啊!”

    “啊?”那侍从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阵法?好玄妙的阵法!”扶苏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阵法?每个城池都有守城大阵的,少爷,应该不足为吧!”那侍从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守城大阵?呵,你见过勾连满天星辰的守城大阵吗?”扶苏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勾连满天星辰?”一众侍从抬头望了望天。

    天空之,阳光普照,一众侍从连星辰在哪都看不到,哪里勾连星辰了?不过扶苏开口,众侍从也不敢反驳。

    “少爷,我们现在入城吗?庄子讲道,快要开始了!”一个侍从说道。

    ?#23433;唬?#38590;得看到娘教我的空间叠层阵法,真是怪啊。马车绕着临淄城外转一圈,我要好好看看!”扶苏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是!”众侍从点?#35828;?#22836;。

    -----------

    齐国,临淄,稷下学宫!

    阔别几十年,庄子再度前来讲道。

    稷下学宫和秦国的四方馆有些相像,极为开放,?#24066;?#30334;家诸子前来讲道,以?#25925;?#21508;自学派的思想,虽然经历了淳于髡?#24405;?#20294;,依旧屹立不倒,是因为其开放。

    庄子讲道,自然闻者云集。

    庄子还未开始讲道,稷下学宫的讲道会场,已经人山人海了。多少人交?#26041;?#32819;的兴奋之。

    “看,那边的是齐王,齐王也来了,好多大臣啊!”

    “孟尝君,孟尝君也来了?他的那些门?#20572;?#21487;厉害了!”

    “当然厉害了啊,孟尝君合纵各国,都打入秦国函谷关了,孟尝君的三千门?#20572;?#21487;大多都是剑道绝世强者啊!”

    “?#19978;?#20102;,孙膑和田忌周游天下,不在临淄,听闻,他们二人与庄子关系非常好的啊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们交?#26041;?#32819;之。

    庄子却在稷下学宫的?#22836;?#20241;息。

    ?#30333;?#23376;先生,时间差不多了,您让我时间到提醒您的,我齐国大王也来了!还有孟尝君!”稷下学宫的一个?#28372;?#21069;来恭敬道。

    庄子这才起身,点?#35828;?#22836;:“多谢!”

    ?#30333;?#23376;先生?#25512;?#20102;,你能来我稷下学宫讲道,是我稷下学宫的荣幸,先生请!”那?#28372;?#24685;敬的引路。

    庄子对着一旁邓陵子示意了一下,邓陵子点?#35828;?#22836;,安坐一旁,并不跟庄子去凑热闹。

    庄子踏步走向会场,路过一处贵宾区。

    贵宾区站着大量侍卫,在庄周走来之际,顿时有着两路人迎了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庄子大驾临淄,我齐国之幸啊!庄子先生,你可还记得我?”为首一个身穿凤凰长袍的男子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大王!”四周的来客都恭敬的一拜。

    却是齐王最先迎了来。

    那齐王走到庄子近前,却让庄子陡然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“姜……!”庄子差点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姜尚?怎么会是姜尚?

    大秦九君,北秦仙帝,姜尚?他也穿越来了?容貌看去消瘦了不少,但庄子?#25442;?#35748;错的,难怪?#39318;约海?#21487;还记得他?

    四周人?#24187;?#25152;以,以为齐王和庄子认识呢。

    “你成了齐王?”庄?#21451;?#19968;阵古怪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成为齐王了,这齐国本来是我的,我为什么不能拥有齐国?庄子先生,你说说,这齐国,是不是本来是我的?”齐王盯着庄?#26377;?#36947;。

    虽然在未来,因为胜九天一?#21073;?#23004;尚与东秦交恶了,但,此时?#35828;兀?#35762;道在即,拿未来之恩怨处理眼前之事,也极不合适。

    庄子并没有提及未来,只是眼一阵惊。

    齐国乃是姜?#21451;?#24320;辟的,姜姓传承,直到后来,被田氏夺了江山,史称田代齐姜!

    可庄子怎么也没想到,姜尚穿越回来,又将齐国夺了回来?虽然外人不知道,但,庄子明白啊。

    “齐王?呵,你说的没错,齐国原本是你的!”庄子神色微微复杂。

    在庄子?#25512;?#29579;交谈之际,不远处又是一个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齐国,是田氏之齐国,田氏,乃是妫姓分支,我田氏历代君王,只有一个祖宗,那是舜帝,三皇五帝之舜帝!大王,我说的不错吧!”一个声音从不远处大笑的传来。

    “拜见孟尝君!”

    “见过孟尝君!”

    “孟尝君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经历了合纵败秦,孟尝君在齐国的威望,?#21271;?#40784;王,此刻大笑走来。别人只以为孟尝君是在歌?#28372;茸妫?#24182;没有听出,孟尝君的话语,对齐王充满了挑衅。

    因为,此齐王,已经被姜尚夺取了。

    而庄子听到四周众人恭拜孟尝君也是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惠施之死,孟尝君难逃?#19978;?#21834;,庄子是为了查探孟尝君才来的齐国,如今孟尝君来了,而且,貌似还知道姜尚的事情?

    庄子扭头望来。却看到一个身着华袍的男子,踏步之间,周身充满了一股贵不可言之气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庄?#21451;?#30555;一瞪,露出惊诧之色。

    ?#30333;?#23376;先生,别来无恙?”孟尝君笑道。

    庄子差点脱口而出,周池?

    周池,周天音的弟弟,周共工的儿子。周天音前世是西王母,周池的前世是舜帝,又叫妫重华!

    周池也穿越来了??#25925;?#40784;国的孟尝君?

    孟尝君扭头看向齐王:“大王,不知我齐国这段历史,对?#25925;?#19981;对啊?我齐国,是田氏的齐国,妫姓田氏!是吗?”

    孟尝君笑的很平静,四周群?#20960;?#26412;听不出异常来,毕竟,孟尝君说的没错啊,齐王是田氏后代啊,昔日的齐国姜姓,早死光了啊。

    “呵,哈哈哈哈,孟尝君,你记得还真清楚啊!”齐王看着孟尝君笑道。

    只是,那笑容,有着一股不易察觉的冰冷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大王记得好!”孟尝君的笑声,也是绵里藏针。

    齐王、孟尝君,对笑之,却?#26222;?#38155;相对一般。

    一旁庄子夹在央,虽然表情未变,但,心却极为紧绷。

    周池?他应该和周天音一样,找回了前世记忆。

    前世舜帝妫重华,可是一个性格?#21467;?#20043;人,与周池性格和了一番,却让其不再畏缩任何人。

    ?#30333;?#23376;先生,此次讲道之后,请务必赏?#24120;?#23481;我在府接待,一尽地主之谊!”孟尝君看向庄?#26377;?#36947;。

    “孟尝君说笑了,庄子前来,尽地主之谊的,应该是本王?#21734;裕?#24196;子先生,请务必赏?#24120; ?#40784;王也开口笑道。

    庄子看了看这针锋相对的二人,露出一丝轻笑:“好,?#21364;舜?#35762;道过后,在下分别打?#21734;?#20301;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算不得打扰!本王随时恭候大驾!”齐王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府门,永远对先生大开!”孟尝君也顿时笑道。

    庄子对着二人点?#35828;?#22836;示意,继而踏步走向了讲道台。

    齐王、孟尝君?#20801;?#19968;眼,脸都有着笑意,但,眼神之,都有着一股冷冽,一股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甩了甩袖子,二人各自回到各自的贵宾席。一起听庄子讲道了。

    庄子踏讲道台,开始讲道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开口,大道滔天,遮盖了临淄城。道音飘渺,玄妙非常,城百姓,隐?#32487;?#21040;道音,都有?#21482;?#36523;舒畅的感觉,无不对着稷下学宫一拜,高呼‘大德圣人’!

    此刻,在城外转圈子的公子扶苏也停了下来,看向天空那一百二十万里的大道海。

    ?#30333;?#23376;大道,一百二十万里之巨?果然非寻常啊!”扶苏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少爷,我们已经绕着临淄城转了一圈了,还要转吗?”一个侍?#28216;?#36947;。

    ?#23433;?#24517;了,我已经看好了,走,我们入城,听庄子讲道!”扶苏笑道。

    本书来自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目录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章节有错,我要报告! | 加入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我要推荐

六合图库资料网站
<del id="lx5xz"><progress id="lx5xz"><dl id="lx5xz"></dl></progress></del>
<strike id="lx5xz"></strike><span id="lx5xz"><dl id="lx5xz"><ruby id="lx5xz"></ruby></dl></span>
<strike id="lx5xz"><video id="lx5xz"></video></strike>
<span id="lx5xz"><dl id="lx5xz"></dl></span> <span id="lx5xz"><noframes id="lx5xz"><span id="lx5xz"></span>
<strike id="lx5xz"></strike>
<span id="lx5xz"></span>
<span id="lx5xz"><dl id="lx5xz"><ruby id="lx5xz"></ruby></dl></span> <strike id="lx5xz"></strike><span id="lx5xz"><video id="lx5xz"></video></span>
<del id="lx5xz"><progress id="lx5xz"><dl id="lx5xz"></dl></progress></del>
<strike id="lx5xz"></strike><span id="lx5xz"><dl id="lx5xz"><ruby id="lx5xz"></ruby></dl></span>
<strike id="lx5xz"><video id="lx5xz"></video></strike>
<span id="lx5xz"><dl id="lx5xz"></dl></span> <span id="lx5xz"><noframes id="lx5xz"><span id="lx5xz"></span>
<strike id="lx5xz"></strike>
<span id="lx5xz"></span>
<span id="lx5xz"><dl id="lx5xz"><ruby id="lx5xz"></ruby></dl></span> <strike id="lx5xz"></strike><span id="lx5xz"><video id="lx5xz"></video></span>
恐龙动物足球比赛 杜海勒VS阿尔艾因 疯狂维京海盗返水 3.5亿彩票大奖作假 喜来登娱乐城优惠活动 所罗门王的宝矿试玩 下载东北麻将单机版 巴列卡诺赫塔菲 利物浦vs埃弗顿比分 金钱蛙在线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