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 id="lx5xz"><progress id="lx5xz"><dl id="lx5xz"></dl></progress></del>
<strike id="lx5xz"></strike><span id="lx5xz"><dl id="lx5xz"><ruby id="lx5xz"></ruby></dl></span>
<strike id="lx5xz"><video id="lx5xz"></video></strike>
<span id="lx5xz"><dl id="lx5xz"></dl></span> <span id="lx5xz"><noframes id="lx5xz"><span id="lx5xz"></span>
<strike id="lx5xz"></strike>
<span id="lx5xz"></span>
<span id="lx5xz"><dl id="lx5xz"><ruby id="lx5xz"></ruby></dl></span> <strike id="lx5xz"></strike><span id="lx5xz"><video id="lx5xz"></video></span>
999文学 > 战国之平手物语信息页 > 战国之平手物语章节目录
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
选择背景颜色:   选择字体大小: font1 font2 font3

正文 第二十八章 下任关白的义父

    在原本的历史上,北畠显家、新田义贞、菊池武光、名和长年等等,那批与足利尊氏敌对的南朝武士,由于最终的失败,而被室町幕府打上了“?#39029;?#36156;子”的标签,一直不得翻身。

    直到明治维新的时期,江户政权垮台,大政奉还之后,整个源氏族裔和武家体制的历史遭到?#35828;?#35206;性的重新批判解读,官方认定南朝才是正统,?#32972;?#23454;属僭主。因此上述那些人的评价彻底调转,誉为“建武中兴功臣”,受广发的尊崇与祭拜。

    这个变化,深刻体现了“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”的道理。

    中途楠木正成受益于后代出了个大学者大书法家楠木正虎,在其反复周旋活动之下,移除了朝敌罪名。但这仅限于个人定位,并不意味着群体形象。

    按说既然有此先例,再为新田义贞平反好像也不是完全没可行性。只要不推而广之的话。

    不过,平手汎秀刚得到内大臣的位置,骤然就提出来这么劲爆的要求,谁知道后面还会?#25442;?#26377;所引申,得寸进尺呢?

    反正把一条内基吓得够呛,?#32972;?#21995;嚅含糊,不敢说是也不敢说否。

    他虽然身居正二位,即将担任左大臣,堪称数人之下,万人之上,却只是因为出自摄关嫡流之故罢了。本身还不到三十岁,历练并不怎么充分。

    能做的唯有把原原本本的?#25353;?#36882;回去,让更懂事更?#31185;?#30340;人来做决定。

    ?#36824;?#20960;天,平手汎秀来到京都,正式接受了“正二位内大臣,兼左近卫大将如原”的宣旨之后,现任关白二条晴?#31085;?#35775;。

    无论从官位、资历、能力、人脉来看,这位才是目前公卿中的核心人物。

    惯例,关白由一条、二条、九条、近卫、鹰司五家的嫡系成员轮流坐庄,每届并不规定任期但一般三五年就自觉卸任让位,否则容易引起公愤。如此一来就?#25442;?#26377;哪一家形成垄断?#32622;妗?br>
    朝廷剩下的?#31561;?#24050;经很稀少了,但这并不意味着内部就会团结恭谦,该争的一样要争,只是不像武士那样动刀动枪的程度。

    原本二十多年前,二条晴良少壮时,已经唱过主角挑过大梁了,现在该是颐养天年不问世事的年纪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后面出了个“永禄大逆”的事情。足利义辉死后,时任关白近卫前久押错了宝,看好三好三人众和足利义荣,结果被织田信长的勤王?#19979;?#20043;师赶出了京都。

    已经退居二线的二条晴良?#27809;?#21516;义?#36873;?#20449;长接近,得以二度上台,再次成为藤原氏的领头成员。利用职务之便,他让一个儿子拜无子的九条植通为父,另一个儿子继承绝嗣的鹰司家之名,加上还有一个儿子留着传嗣本家血脉,等于五摄占了三个。

    这个快六十岁的老官僚,虽然鹤发鸡皮老态龙钟,似乎已入风烛残年了,?#28304;?#21364;半点不糊涂,看起来真有点世事洞明人情?#21453;?#30340;意思,一上来,直接便对平手汎秀讲:“平手内府交代的事情,一条左府已经转述了。老朽以为,若源光院殿(新田义贞)乃是您的直亲,那么无论如何应该平反,重获尊荣。但事实并非如此,就请恕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态?#20219;?#28070;和善,看上去胸有成竹,毫无惊惧的意思。

    平手汎秀却也不以为意,轻轻摇?#36820;潰骸?#31455;然?#24230;?#21338;陆,真是惭愧。?#20843;担?#34429;然与我只是旁支,但毕竟源光院殿乃自古新田?#24187;?#26368;具盛名的武将,岂忍他背负朝敌之名呢!”

    所?#35762;?#38470;,乃关白之唐名,得于东汉霍光的典故。

    二条晴良立即挥手微笑而答:“内府此言差矣。自古新田?#24187;?#26368;具盛名的武将,明明是您本人啊!纵然不考虑立场区别,以源光院殿之功?#25285;?#20063;是断然无法与您等?#31185;?#35266;的嘛。”

    千穿万穿,马屁不穿。

    这恭维话一出,平手汎秀神色稍缓,笑而不语了。

    二条晴?#20960;?#32039;继续补充:“为彰?#38405;?#24220;的无上勋绩,朝廷以为,‘镇守府将军’的职役虽然多年虚悬,不曾授予任何人,但今日加之于您的身上,是再合适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平手汎秀慢吞吞地向前欠身,淡然道:“真是荣幸之至。”

    神色好像是比?#19979;?#24847;但又算不上特别满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二条晴良看上去也不怎么意外,缓了?#25442;?#32487;续开口:“另有一件要事,要与内府相商,烦请您指点?#36234;潁?#24935;眼识人。”

    此话令平手汎秀略微讶然:“未知博陆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二条晴?#20960;?#21497;一声,幽幽道:“您也知道,老朽本来早就到了该静享天伦的时候,只因为?#26412;?#21160;荡,才不得不出来维持?#32622;妗?#30524;看现在已经是日暮残年,天下也?#21995;?#20102;内府的努力转危为安,那么是该物色后继者的关头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平手汎秀?#35835;艘换?#20799;,半天才反应过来,现在自己是堂堂正二位内大臣,是太政官里面排第四的高?#36824;?#21375;,参与下任关白人选的讨论是无比名正言顺的事,甚至理论上存在提名自己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但那么做的话,可能会把年老体衰的现任关白殿下吓死导致政?#27835;?#26426;,所以没有必要。

    二条晴良其实是提了一个不需要考虑的问题。根据官位晋升惯例,除了平手汎秀这个武家公卿之外,目前关白的继?#20852;?#20301;?#26469;?#24212;该是九条兼孝、一条内基,二条昭实、鹰司信房。四个里面,有三个是二条晴良是亲儿子。

    不过其实还存在一个变数。

    而且平手汎秀?#23460;獍颜?#20010;变数讲了出来,煞有介事道:“当年近卫前久殿下出任关白之时,似乎情况不错。他是由于幕府的强烈要求而被迫离开的,但现在公方本人都不在京都,我想,再让近卫殿下回来也可以考虑。博陆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说完露出友善的微笑看过去。

    别看二条晴良现在布局天衣无缝,五摄家占了三席,这个近卫前久却可以对他造成很大打击。

    两个屁股不能同时坐在一张椅子上,二者是天然的政?#23567;?br>
    回溯当年,永禄大逆之后,亲近三好三人众,承认足利义荣为征夷大将军,那其实是朝廷全体做出的决定,走了正常流程的。结果信长扶着义昭?#19979;?#20043;后,公卿们都没有被?#21545;穡?#21807;有近卫前久一人亡命天涯,等于帮大家背上黑锅。

    背锅是个很惨的事,但也让很多人欠他一笔人情债。再加上近卫前久能言善辩手腕?#35828;?#26412;来就有不少党羽亲信,一旦复归绝对不是吃素的。

    二条晴良听到这个名字,脸上笑容一滞,不敢再端着慢条斯理说话了,赶紧道出本意:“咳咳……近卫殿下的事且不谈,老朽认为刚刚卸任左大臣成为散官的九条兼孝最?#23460;?#25104;为下任关白。虽然他是鄙人的子嗣,但所谓举贤不避亲,此提议并非出于血?#25285;?#32780;是最利于朝廷大局的考虑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嗯嗯,是是是,?#37327;?#21338;陆殿下了!”平手汎秀连连点头,脸上却挂着讥讽的笑容,一副“我?#36884;?#38745;看着你装逼”的神色。

    二条晴良毕竟年纪太大,说这么?#25442;?#20799;话已经有点体力不支,但正到了要紧关头,抚?#21028;?#21475;强撑,正气凛然道:“但是,前任左大臣九条兼孝的问题在于至今未设正室,也没有任何子嗣,?#24187;?#24635;让人觉得似乎还是无知孩童。倘若担当关白的话,则北政所之位势必虚悬,恐非国家之福。”

    他这番话,不能说是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然而,最近百十年,由于经济条件有限之类的原因,高位的公家渐渐不愿意举办大型典礼,流行只纳妾不娶妻的做法,北方虚悬已经是很常见的现象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讲这个是干嘛呢?

    平手汎秀不知道是懒得动脑子,还是一时智力下线,愣着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二条晴良只得讲得更明白了:“希望内府出面,在京都名门中挑选贤淑贵女,收为螟蛉,再嫁入九条家作为正室。”

    “噢……”

    平手汎秀这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么回事,有点意思。

    答应下来之后,自己?#32479;?#20026;下一任关白的义父了,身份又上一台阶。

    不过意思好像也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平手汎秀答道:“博陆的考虑可谓十分全面了。但是……?#30333;?#24220;九条兼孝,虽然是哪您老人家的亲生子嗣,毕竟已经改姓过继别家了,这个还是要看看他本人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二条晴良立?#22823;?#23450;道:“内府?#21028;模?#20182;一定是荣幸之至,受宠若惊的。”

    平手汎秀却摇头:“不好,不好,还是要当满再看看。”

    二条晴良体会着这个语气,观察了?#25442;?#20799;,明白了?#22909;?#21069;这家伙已经同意,只是在装腔作势。

    好像是在说,他平手汎秀本来是无所谓的,如果下任关白一定要哭着?#30333;?#35802;恳请求,才愿意勉为其难当人家的爹。

    真是可气呀!就算是皇室面对五摄家也没有这个样子摆架子的!

    然而又不敢得罪。

    人家不需要动刀动枪,只要派人把近卫前久弄回来,京都局势就完全不一样。这关键时刻,别说当儿子,当狗也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于是二条晴良点?#36820;潰骸?#26126;白了,鄙人会让他亲自来同内府商量的。”

    平手汎秀忽又想到什么,补充说:“明年初,我打算在京都进行阅马仪式,还请朝廷务必?#24066;恚?#32473;予配?#31232;!?br>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!”

    二条晴良不假思索答应了。

    本来这?#20081;?#26159;可以讨价还价一番的,扯些什么“惊动圣驾”,“影响治安”之类乱七八糟的理由,厚着?#31216;?#22810;要一点礼金出来,然后才答应。

    可是二条晴?#31085;下?#34928;弱的心脏,已经被平手汎秀天马行空的提议搞得有点受不了了。比起“为新田义贞平反”和“迎回近卫前久?#37145;?#30340;,区区一个京都阅马仪式,实在不叫个问题。

    反正又不要出什么东西,只是动员一帮子高家名门子弟过去充门面而已,完全是小?#20081;?#26729;,无足?#39029;蕁?#26397;廷里面别的什么都缺,唯有吃闲饭的样子货严重过剩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?#23548;?返回目录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章节有错,我要报告! | 加入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我要推荐

六合图库资料网站
<del id="lx5xz"><progress id="lx5xz"><dl id="lx5xz"></dl></progress></del>
<strike id="lx5xz"></strike><span id="lx5xz"><dl id="lx5xz"><ruby id="lx5xz"></ruby></dl></span>
<strike id="lx5xz"><video id="lx5xz"></video></strike>
<span id="lx5xz"><dl id="lx5xz"></dl></span> <span id="lx5xz"><noframes id="lx5xz"><span id="lx5xz"></span>
<strike id="lx5xz"></strike>
<span id="lx5xz"></span>
<span id="lx5xz"><dl id="lx5xz"><ruby id="lx5xz"></ruby></dl></span> <strike id="lx5xz"></strike><span id="lx5xz"><video id="lx5xz"></video></span>
<del id="lx5xz"><progress id="lx5xz"><dl id="lx5xz"></dl></progress></del>
<strike id="lx5xz"></strike><span id="lx5xz"><dl id="lx5xz"><ruby id="lx5xz"></ruby></dl></span>
<strike id="lx5xz"><video id="lx5xz"></video></strike>
<span id="lx5xz"><dl id="lx5xz"></dl></span> <span id="lx5xz"><noframes id="lx5xz"><span id="lx5xz"></span>
<strike id="lx5xz"></strike>
<span id="lx5xz"></span>
<span id="lx5xz"><dl id="lx5xz"><ruby id="lx5xz"></ruby></dl></span> <strike id="lx5xz"></strike><span id="lx5xz"><video id="lx5xz"></video></span>
东莞酒店一条龙服务流程 足球比分直播500 可以提现的牛牛棋牌游戏 南昌小姐上门特服 11选5前三组选万能6码 武汉沐足带服务的 球棎比分网足球即时比分 王者荣耀妲己在卧室里被略 重庆时时踩开奖视频 篮球比分直播